欢迎进入娄底统一战线网站!
今天是:
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>> 政策理论>> 市委统战政策>>正文内容

大道涟商

作者:王澍 来源:涟源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7年10月10日 字体:

湖湘三千年,中心在涟源。

2014年7月10日,时任市长谢学龙与华汇集团董事长刘孟骅等交流时,首次从地域性格的视角阐释“涟商现象”,为我们解读涟商提供了逻辑参考。

一地之精神,离不开地域文化的积淀与塑造。处于湖湘、梅山两大文化带交汇中心的涟源,湘军、围城、竹木商道等各种地域文化相互碰撞、组合、交集,最终以“血性”与“包容”的内化形式,流淌在涟源人血液中,成为涟源人亘古不变的忠实搭档。

血性与包容是涟源地域性格的表征,也是涟商精神之本源。涟商义行天下,“蛮”的有度,在外面吃得开,能融入不同的地方文化;涟商大气包容,不被别人所左右,有自己的主见。血性与包容,二者的辩证统一,既是涟商本性之基因,也是涟商依托文化历久嬗变而形成的地域性格之特性。

基于此,带有明显个性特征的地域性格,造就了大道涟商的核心精神:大义、大气、大成。

“大义”,内核为“血”,外延为“勇”。一个“血”字,不仅是涟源人代代传承的生存密码,而且是涟商驰骋商海的精神之“根”,而尚“勇”则是“血”的动力和强心剂,二者简而化之为一个“闯”字。

“闯”是涟源人血性之外露,撰写涟源奋斗史的通用语言。

追溯涟源历史,炎黄、荆楚、梅蛮三源而一流,交融激荡。深受楚文化影响的涟源人,楚人的血性基因融注在血脉中,衍化为一代又一代涟源人大义行走的精神支撑。“崇山叠岭,滩河浚澈,而舟车不易为交通”的封闭环境,没有阻挡住涟源先人走出“围城”的决心和意志,为了谋生,他们一刻不停的在寻求突破,在血性和勇气的交织下,书写了一部气势恢宏的非凡史诗。

涟商的“大义”正是这种精神的传承和延续。在“三山抱城、两水绕城”所形成的天然“围城”中,农耕文化以传统的名义“统治”着涟源历史,在这种背景下,涟商概念的崛起,本身就是一道裂变性奇观。“竹木商道”走出的涟商是猎猎招展的大纛,梁稳根、肖自江等商界翘楚在商海大潮中破浪前行,是涟源血性文化的秉承和集中体现。

怀揣实业报国梦的梁稳根,在辞职创业那年,与袁金华、毛中吾、唐修国刺破中指写下誓书:“今生今世,肝胆相照,患难与共,誓为民族工业的振兴而奋斗……”从贩羊、卖白酒到创办涟源茅塘焊接材料厂再到三一集团,直至成为中国首富,梁稳根“杀”出了一条足以载入史册的经商之道。挑着花花绿绿塑料盆走街串巷的肖自江,凭借涟源人天不怕地不怕的精神,一步一个脚印,从小作坊到大集团,冠以搪瓷制品大王的肖自江,当仁不让的成为行业领头羊。湖南两“父”之一的“空心楼盖产业之父”邱则有,仅用6年时间,就在空心楼盖领域申请专利3600多项,成为名副其实的“超级专利发明人”同时,也为我国企业家实施专利战略成功迈出了第一步。

不安于现状的涟源人,“闯”字当头,自发投身商海创业,并用“大义”书写着一个又一个商业传奇,为涟源贴上了新的时代标签。大义植入商海,酝酿的是涟商义理修炼的厚重,留存的是涟源精神之“根”,延续的是涟源人感知世界和人生的生命方式。

“大气”,内核为“智”,外延为“谋”。一“智”一“谋”,内外兼修,相得益彰,体现的是涟源人“商性”之高明,涟商“善谋”、“有谋”,是“智”的外化和推动。涟商走遍天下,令人称奇的不仅仅是其经商之“道”,而是其中所立体呈现的“大智大谋”。

不困囿于险峻生态环境的茅塘人,用血性挑战世界,凭借从简单的商品交易中积攒的“商性”,用“一把篾刀”“砍”出了一条“竹木商道”。改革开放后,洗脚上岸的茅塘人突破了先辈起于“竹木”、止于“竹木”的局限,创造了“八千农军闯市场”的商业神话,这是茅塘人“智”的集中展现。篾匠出身的梁稳根,曾被发小这样评价:“这个篾老四就会两门手艺,一个是编箩筐,一个就是做工程机械。”这或许能解释三一很少做广告,却抓住智利矿难、日本核电危机和起诉奥巴马的机遇,成为信息不对称的最大赢家,足以证明梁稳根是商道的智者和谋者。

相对于其他商人群体,涟商最大的特点就是“不吃独食”,“抱团取暖”,这是商海中的“大智大谋”,亦是涟商“心忧天下”之“大气”。上世纪80年代初,1万名茅塘人集体攻坚全国塑料制品市场,到上世纪90年代初,他们的触角延伸到了29个省、市、自治区的县级市场,占据了塑料制品90%以上的市场份额。当全省第一家以县级市命名的百货城—红星涟源百货城诞生时,人们才发现,长沙各大市场已被涟源“农军”占领,拒不完全统计,目前在长沙经商的涟源人达5万人,就业的超过10万,积累了近600亿元资产,是全省各县级市在省会经商人数最多、创造价值最大的群体。

涟商的商业故事里没有上演“患难与共,富贵分离”的“宫廷剧”,他们是真正抱团发展的“合伙人”。“五江”即代表肖自江五兄弟,集团成立之初就以兄弟五人一起命名的,正是兄弟之间互为一体的精神才让这个家族企业走到了今天。无独有偶,上世纪80年代初,刘治平、刘德平、刘幸平三兄弟南下广东,开始经营有“工业粮食”之称的塑胶原料,在东莞建立起了塑胶专业市场。时至今日,刘氏兄弟开发的中国大京九塑胶城,是全国唯一的综合塑胶市场,进入中国卓越城市运营商10强行列,如同其神鹰集团的名字,正振翅高飞。

凭着血性,挟着理性和慧性,“大气”涟商在商战中集体经商,把生意做到了五湖四海,“大智大谋”让他们有了立足之地,也成为涟商最美丽的底色。

“大成”,内核为“围”,外延为“果”。“大成”之“成”,最简单的解释就是“成果”,它既是涟商趋之若鹜的方向和目的,也是涟商在“闯”的征程中进行“围”的反思,收放有度的一种体现。

身处“围城”的涟源人,血性与包容相互交融所产生的顽强生命力,已内化为涟源人特有的基因,并让他们懂得:“闯”则行走天下,“围”则经营天下。敢闯天下的茅塘“集团军”,不仅“闯”出一个“天下乡村第一商道”,还“围”出一本活生生的市场经济教科书;从涟源走向世界的三一,用“品质改变世界”的独门秘笈,诠释了商道“围”的力量,并激起十万涟商遨游商海的集体心跳。由此可见,涟商“大成”的全部秘密就在于这个“围”字。

“围”是涟商成为湖南人中最会经商群体的精神彼岸,“重情重义”理所当然的成为涟商“修道”的现代符号。1981年,彭立珊回到了阔别整整32年的故乡,开始了他回馈家乡父老的义举善行,也掀开了涟源人回馈桑梓的序幕。从涟源走向世界的三一,忘不了涟源这个“诞生梦想的圣地”。落户涟源经开区的三一中源,2011年投产,当年产值超10亿元,纳税1.07亿元;2012年产值达到17.6亿元,纳税1.7亿元,成为涟源首家过亿的企业,可以说这是梁稳根反哺家乡的最好代表作。完成资本原始积累的肖自江凭着一句“致富不能忘了家乡”的故土情结,1996年9月,筹资1200万元,创办了涟源市宏宇搪铝工业有限公司,从此开始了他反哺家乡、报效桑梓的历程。“现代企业家不仅要思考资本与智慧的合作,还要思考道德、良知与人性的凝聚。”涟源一中校友、深圳雷曼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漫铁李如是说,他首次在涟源一中捐资50万元设立漫铁奖学金、漫铁助学金基金,并许诺每年投入12万元奖励和资助优秀贫困学生。刘氏兄弟带动近万名乡亲到广东创业,王元甫免费为娄底地区的万余名白内障病人进行治疗,李迪初创办渡头塘康铭希望学校……

根深才能叶茂,故乡的根脉牵引着天南地北的涟商。在家乡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关键时刻,43家企业与39个贫困村签订协议开展“百企联村”结队帮扶;在家乡“6•30”洪灾的危难时刻,涟商秉承“涟接你我、饮水思源”的精神,纷纷慷慨解囊,各异地涟源商会捐款捐物已达1000多万元,涌现出了刘新华、蒋棠、肖业成、刘杰军、郭贵雄、李柏红等一大批爱心人士。

涟商反哺家乡的桑梓深情,践行的就是“商道”的最高境界—“人道”,“商道”与“人道”的完美融合,正是涟商生生不息的动力源泉,也为涟商精神赋予了新的时代内涵。

在商海的浮沉中,血性与包容奇妙相逢的碰撞,不仅隐含了涟商特有的傲气,也让涟商以“大义、大气、大成”这种最直接的精神方式,在归来归去中感悟“血—智—围”的辩证流变,在时代轮转中,构筑起一个“有勇,有谋,有果”的精神高地。我们坚信,沉淀在这一方的大道涟商,一定会以自强不息、百折不挠和善做善成等现代形式,迎来一次次灿烂的花期。

【打印文章】 【关闭窗口】